香港浸会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981|回复: 0

[其它] 戏精脱困法!【求订阅,求月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09: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戏精脱困法!【求订阅,求月票】
整个外门弟子区域,此刻简直就如一些个怪兽,掉入了古代战场中,对着无数士兵进行屠杀似的。 爱*好*中*文*网场面一度血腥而残忍,片刻空气中就充满了淡淡的血腥味。不过整个平原阵台上,有着数十万的弟子,如今更是被分成了十数个区域,这注定了是一场异常持久的战斗。岳梦生三人回头发现张德明的气息,隐约间竟然比他们强,一个个微愣后,岳梦生果断的道:“甘师弟你速去组织我峰弟子结阵,进行御守抵抗。谷师弟你风火轮速度最快,去联系各峰,让多余的师兄弟先抽调出来,去维持外门弟子区域。我先过去顶着,再这么各峰顾各峰的,我天灵外门弟子就要血流成河了!”张德明看着岳梦生道:“岳师兄,不用谷师兄去通知,方师兄刚才爆发时,让核心主控室重新编码后脱离了禁封。虽然其它主功能有的被封;有的被分裂时破坏;有的被师兄重新编码失去了作用。但是这大会主要的论道传讯通道,全都在主控室,这是当初为了大会论道,专门单独建立的一个传讯阵频线路,还没坏。”岳梦生看着张德明道:“你能动用?”张德明点了点头,回道:“我有副级权限,应该能行!”“那你联系,咱们走!”岳梦生脚下雪花浮现,微微飘起,向着外门弟子区域飞去,谷连才紧随其后。两人才出发,这时一个畸变的孽修突然伸出了宛若秽虫的双手,向着几人缠绕而来。岳梦生直接化作无数雪花,消散开来;谷连才化作一对火轮,瞬间飞射出老远。两人躲过了一次突袭后,毫不留恋。片刻间身形再次现身时,已然离外门弟子区域不远了。毕竟平原似的盆地说大也是相对的,三才修士极限飞遁下,也就是个大一点的擂台而已。张德明见此也不再迟疑,看了看甘子礼,甘子礼已然井然有序的开始组织着育灵峰弟子,靠着没有完全破损的阵台战斗了。张德明隐身在人群边缘处,再次的触发了之前获取的那股契机。感知中,整个护中大阵残存的力量,都被一股更加高级,更加强大的力量禁锢着,完全不能动弹。至少以他如今的修为,是没法在这样的力量下,强制驱动护宗大阵残余的力量。唯独阵法核心区域,此刻坠落在一个山谷,宛若透明水缸似的,装着一湖泊液体的中心控制去,张德明还有点感应。论道所用的光屏通讯,这一模块因为是为大会单独搭建的,所以还能使用。张德明轻轻的感知了一下,深吸了口气,直接激活了模块。整个大会上,原本因为阵台平原的破损、分裂消失的案桌位置,亮起了一块块的光屏。一瞬间,分裂成十数快的阵台上,显示着无数的阵屏光幕。“天灵门弟子所属听令:所有弟子,就近结天灵阵御敌。各峰长老听令:留备防守后,各峰多余长老立即于外门弟子胳膊上长了牛皮癣应该怎么办区域方向集结,组织弟子御敌!阵法部弟子听令:阵法部所属,尽量不集体结阵,四散而开,寻找已然成组的弟子,以阵为眼,以组为点,五组成团,尽量抱团叠阵!所有······”张德明通过光屏,刚刚快速的发送了三条信息,内心就是一凌,全身紧绷间,汗毛立起。张德明将王倩和汪文周往人海中心的甘子礼那边一推,自己整个人快速的向着一旁侧闪躲开。“轰······”张德明刚动作完,他原本所站的区域,就冒出了两个半球形的泥土,泥土宛若大嘴似的,两个半球直接咬合到了一起。张德明虽然反应比较迅速,但是此术范围比较大,他刚才又在人群边缘躲着,因此不少的弟子,都直接被土球挤压成了一摊碎肉。因为在阵台上,没有实际的泥土,因此待术法形成的岩土消失后,一众弟子变成了一摊烂泥,在原地流淌。让周围不少弟子,向着甘子礼方向靠拢,张德明站在阵台边缘,面色变得漆黑。“找到你了,小虫子!躲起来发消息可是不对的哦!”一个全身还勉强保持着正常,只有半变脸如黏土般溃烂的中年人官庞,从阵台边缘现身而出,看着张德明道。他这样的形象都算好的了,千数的孽修中,能勉强保持人形的都不多。显然吞噬道是能快速的提升修为,有着天心祭坛的帮助,效果更是强大。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但是不管怎么强大的效果,吞噬道一旦要迅速提升修为,大多都会这样,要么被他们所吞噬的人的残魂影响,侵蚀了心神,要么被所修之道侵蚀身体,甚至两者皆有。吞噬速成者,绝大多数的人的生命也如其所成速度一样短暂。他们宛若流星,经历短暂光辉后,就会快速暗淡,而且大多凄惨收场。也因此,疯狂吞噬的人,一般不是疯子就是找死。眼前这个还能保持人形,那么这一切发生之前,想来起码是个两仪修士底子。张德明首先四顾了一圈,发现整儿童牛皮癣患者需要吃什么食物更好个平原,此刻已然因为他的话语,慢慢收拢成了十六处战场。内门十五峰和混乱的外门区域,虽然每处战场依旧混乱,但是至少慢慢有节奏了,不至于纯粹的一锅粥。看见这一幕,张德明微微松了口气。这才认真的看向了官庞,刚欲言,张德明神情微顿,这时他感知到有人在奏请,再次偏头望去,是外门弟子区域冯明佑所在的位置。张德明迟疑了一下,没选择回应,如今整个空间被封,天空几个对峙的大佬都求援不了。他要是回应了,事情不仅容易引起注意,更容易出问题,甚至被人猜到回应者在这里面就不好了。张德明思绪闪烁间,面色再次微变,整个人还不犹豫的向着一旁再次快速闪身而开。他之前所站立的地方,一根根地刺冒了出来。刚闪躲开的张德明,还来不及松口气,这时身旁突然冒出了两枚泥土圆球,拳头大小,圆球旋转间突然炸裂。“轰······”张德明被突然的袭击,直接炸飞了出去。“被我盯上了还敢走神,你这是在找死!”官庞看着被炸飞的张德明,开口道。原本张德明处在的地方,就是阵台的边缘位置,此刻被炸飞,直接轰击进了旁边的山体中。只见烟尘弥漫,山体被轰出了一个大坑,好在张德明体表护盾自动激发,并没受到什么伤势。张德明在烟尘中,小心的看了看天空。话说来感觉很长,其实还不过半分钟,天空的对峙依旧在继续,众多大佬还没动手开打。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他发送完消息后,张德明就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天空的锁定,牢牢的盯上了他,这让他眉头微皱。思绪翻飞间,念头不断闪过脑海,在官庞再次冲到面前时,张德明看着对方,瞬间一个想法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符文术法:泥浪!官庞跳下阵台,冲上山脉后,见张德明不仅没受伤,还依旧在观察四周,没对自己有半点的重视,暴虐的气息让其神情一怒,双手往地上一按。张德明所处的小半里方圆的泥土,直接变成了一团稀泥,并且无风起浪间,宛如海浪似的,向着张德明扑来。张德明灵力微微波动,整个人直接消失。官庞眉头微皱,还没找到人,随即面色猛的一变,全身快速的变成褐色,皮肤龟裂间,变成了一个坚硬的岩土板结之人。刚变化完成,地面就冒出了十数根的翡翠藤蔓尖刺,尖刺异常美丽间,闪烁着寒光。板结后的官庞,直接被尖刺顶着,冲天而起。而尖刺没刺穿官庞,将其顶上天后,又瞬间软化、延伸,将官庞缠绕成了一个粽子,藤蔓爆发下,眨眼间就勒成了一团泥粉。这时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内,张德明的身影才从其中冒出。此刻张德明皱着眉头,没有半分得手的喜悦。还不待张德明继续动作,大树周围的泥土就开始软化,并且拉扯着张德明所在的大树向下沉去。张德明神色微变,身形再次消失,从另一根大树中冒出,同时看向了不远处的地面,诧异的道:“土遁?”“木遁?”官庞这时半个身子也从地里冒出来,看着张德明诧异的道。两人都是一愣,显然少有遇见修行五行遁术之一的修行者。术法:黏土沼泽!随即官庞嘴角微扬,双手往地上一按,强大的灵力波动发出,他们两人周围所处的地域,开始变成一片沼泽。范围内所有的树木,齐齐被沼泽吞噬了个干净。张德明这时也浮空开口道:“律令:此地禁止土遁之术!”声音随着术法的扩散,沼泽区域里的地面,弥漫起了淡淡的灵光,散发着奇异的律令波动。两人几乎同时完成动作,然后又同时看着对方,颇有老阴逼见面,惺惺相惜的感觉。这时张德明背部一双透明的羽翼浮现,漂浮在沼泽上。而官庞踩在沼泽软泥上,和张德明对视着。短暂的停顿后,张德明伸手一招,一把翡翠长剑从手中凝聚而出,羽翼微张间,向着官庞冲去。官庞见此也不闪躲,开始了一个术法的牛皮癣的诱因都会有哪些起手。“炼妖血,吞妖丹,融身化万千。心做人,身做妖,世间任逍遥!符文术法:吞猿之变!”随着术法,他脚下的软泥,宛若有生命似的,向着他身上快速蔓延,眨眼间就凝结成了一件奇异而狰狞的褐色甲胄,嗯,或者说鳞甲。“吼······”伴随着官庞仰天一声吼叫,他整个人弯腰佝偻下去,双手慢慢变成了双爪,头上长出了一个独角,背上长出了宛若剑龙似的密集岩刺,脸也变成了一只猩猩脸。张德明看着对方的变化,前冲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诧异的看着对方,这家伙术道是辅修?主修是变化?但是这是什么什么变化?吞岩兽还是岩猿?或者说是两兽血脉融合后的奇异变化?吞岩兽整体是鳄鱼形象,背上长着无数的尖刺,而岩猿是猿猴中的一种,形体上像猩猩,但是全身有着泥土形成的鳞甲。而此刻官庞却是猿猴形象,背上又长着尖刺,身形也微微有些爬行动物的佝偻,背后更是一条两栖动物的尾巴。“吼······”官庞变化完成后,根本不给张德明思考的时间,原本两人间相距已然很近了,再次对着张德明一声兽吼后,他本就狂暴的气息,更加狂暴了几分,甚至张德明明显感觉到了点点兽欲。官庞吼叫完成后,踩着沼泽对着张德明狂奔而来,眨眼间就到了近前,张德明手持长剑,一剑两爪就这么辗转腾挪间拼斗了起来。两人速度都极快,碰撞间,只听见声音,几乎看不见身影。闪电般拼斗了几次后,“稀土银消”治银屑病成热议再一次的碰撞中,张德明眼神一闪,手中的长剑砍像了对方的头颅,官庞及时伸爪,欲抓住长剑。但是在长剑接触手爪的一瞬间,张德明手中的长剑直接炸裂,化作无数的翡翠丝线,向着官庞的头颅缠绕而去。官庞面色一惊,全身灵光突然暴涨,头部的瞬间被岩土包裹,形成了一个岩球,翡翠丝线只是缠绕在了岩球之上。不待张德明借此机会追击,官庞在头部被包裹后,身体微微向后拉开了一点,身上涌出的强烈灵力,悉数向着后背尖刺涌去。符文术法:命岩追魂刺!随着强烈的灵光涌入,他背后的尖刺全都闪烁起了强大的灵光,瞬间脱离了他后背,炸裂而开。离体的尖刺微微一顿,随即所有尖刺如万剑归宗般,向着张德明射来。张德明面色微变,快速的像一旁闪躲,但是强大的锁定感让这都是徒劳,所有的尖刺,都跟着他的身形移动追击着他,而且快速接近。思考时间不多,张德明周围冒出了无数的丝线,将其层层包裹,然后灵力护盾又在里面形成了二次防御,这一切才做完张德明就被尖刺射中。“哒哒哒······轰······”密集的射击和爆炸声音响起,张德明原地形成的藤球,被射击的向后划去,片刻间就破碎了开来。好在破掉一层防御后,被削弱不少的尖刺,最终在张德明的护盾破碎瞬间,一起的消失了。嗯······就是有些太巧了,护盾竟然刚好撑到术法消散才被破掉,真是够幸运的!“呼······”张德明刚刚松了一口气,面色就是一变,身旁的劲风让他直接不顾形象的向着一旁滚去。已经缓过来的官庞,此刻已然再次追了上来。借着这个机会,一时间让张德明有些狼狈,似乎有着压着张德明打的趋势。随着不断的追击,战场不断的转移,脚下的沼泽也在不断的跟着转移,张德明似乎因为一次突然失误,越发的劣势了。最终他一咬牙,身体在原地消失,同时银屑病会不会传染呢官庞背后一粒水珠浮现,张德明的身形悄无声息的从水珠中浮现而出。借着这个机会,张德明一剑向着官庞后心刺去。官庞似乎只来得及微微侧身,堪堪避开了后心,被张德明一剑刺在了肩膀上,并且巨大的力道,让他被翡翠长剑刺了个对穿。不待张德明高兴,官庞腰间突然长长了两条怪异的泥土尾巴,闪电般将张德明搂住,缠绕了起来,他转过头来,丑陋怪异的兽脸上,裂嘴一笑,道:“抓住你了,小泥鳅!知道你会木遁,我可一直等着你的其余几遁牛皮癣的饮食禁忌都有哪些的可能的。”根本不给张德明反应的时间,官庞因为尖刺脱落而光滑起来的后背,瞬间再次冒出了无数的尖刺。刚被破掉护盾,又被限制住的张德明面色一变,体表无数的藤蔓缠绕而出,企图抵抗,但是都是徒劳。无数的尖刺穿刺下,张德明抵抗下了大部分,还是有几根穿透了他。而且尖刺还在不停延伸,企图将张德明固定在他后背上。“那就一起死吧!”张德明面色一狠,全身灵力鼓动,原本通过手中长剑,缓慢而不着痕迹喷射灵种,随着张德明发狠,开始了爆发性喷射。无数灵种通过长剑,从官庞肩膀上入侵,官庞胜利在望的得意笑容一僵。感受着肩膀上的异力入侵,他面色剧变间,背上的尖刺再次脱落,并激射而出,裹带着张德明射了出去。“轰······”张德明被尖刺裹带,沿途划出了一个长长的隧道,最终在一处地方轰出了一个巨坑,随即被不少尖刺穿透,顶在了地上。“咳咳······”良久,张德明艰难的爬了起来,将一根根的岩土刺给扒掉,看上去有些凄惨。“嘶······”而远处,官庞也龇牙咧嘴的,将翡翠长剑,艰难的拔出。此刻长剑已经不算剑了,上半截还好,还是正常的剑体,下半截没入官庞肩膀的部分,已然如一根大树根部似的了,发散间生长出了无数的藤蔓。随着官庞艰难的拔出长剑,官庞肩膀上被扯出了一个巨大的洞,藤蔓蠕动间,带出了无数肉末,就如大树被拔出时带出的泥土似的。广个告,【 \\\阅读\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而且这些藤蔓被拔出来时,还有这不小的灵智,根须不停的蠕动,企图抓牢更多的‘土地’。以至于官庞整个后肩的肉,都被裹带着,生生撕扯了下来,疼的他兽脸上都不停的龇牙咧嘴,抽了口凉气。“咳咳······”在官庞艰难扯出长剑时,张德明也摇晃着站了起来,看上去异常的虚弱。两人似乎以伤换伤,张德明要吃亏些。“不用装了,老夫虽然因为变身,气息有些狂暴,却并没傻,老夫的攻击是什么强度,老夫自然清楚的很。刚才那攻击虽然强,但是还要不了三才修士的命,特别是命长的木道修士。你装着一幅快入土的样子,想骗老夫么?不过已然没用了!”官庞看着张德明,突然开口道。张德明一愣,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起来,似笑非笑的道:“是吗,我也觉得好像时间够了!”官庞同样似笑非笑的道:“是吗?你的后手就是我体内这些异力吧?如此自信,想来此术极其难驱除了!这确实是个难缠的术法,你要是早点种下,指不定我还真就栽了。”“早点?现在迟了?”张德明言语间,不断的催发着灵力,催生对方体内的灵种。官庞不断卖力压制着体内无数灵种的爆发,却没什么慌乱的道:“你难道没发觉,我们离开始战斗的地方,已经很远了么?”张德明微微迷茫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豁然转头向后望去。只见他们经历数次战场转移,不知道何时,已然打到了山崖边,此刻崖下正是水缸似的阵法主控区域,里面无数的浑浊的液体在蠕动。“这是······”不待张德明动作,他面前的泥土里,突然冒出了一条巨大的蜥蜴尾巴,尾巴有着巨力术的特性,将触不及防的张德明一尾向着崖下水缸中砸去。张德明整个人被尾巴砸中,巨力术作用下,身体化作流星,毫无反抗的落入了水缸中。但是庞德没注意到的是,落入其中的张德明神色没半点的慌乱和绝望,反而嘴角微扬,仿佛早有预料。落入水中瞬间,张德明感觉到那一直弱又若无的锁定加强了那么一瞬间,但是随着他落入池子,那股来自天空的锁定总算是彻底消失了,或者被液体给隔绝了。这让他一直紧绷的内心,略微的松了口气。“下辈子记得,我辈修士到了你我这等修为时,战斗不仅靠术法的,环境也是很重要的一大因素!三才的战斗,有了环境帮助,有时间也不一定要数天才能有结果的!”官庞站在崖边,看着落入秽池后,瞬间没了声息的张德明,低语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南理工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1-4-18 01:37 , Processed in 0.07612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X3.3

© 2001-2020 华南理工大学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